ouya

碎石,渣土。
一方阵如桥路的山丘,
登高相望,一片原野。
近处的田泽,远方的艾青,
至顶部成薰白色的众高的柳枝稽。
周边,铺排着众草淡黄的灵魂。
失思间青冥,寻思中芜杂至纯,
好比临近森林的原野,一如好比这个正月。

正月的嫩芽比冬月逝去得更为透彻。
是谁对这片树林大动干戈?荒土,败落。
期许的景致,连阴云也反戈而行,6
红灯笼也别无他法。
冰源带来了风,异常凛冽的风。
开工的那天
人们排起的长龙在种着菠萝树的水池旁
摆了个尾巴。
这为观景,定要如往年一样,一览众小。
带着兴起的绿意,前往楼阁。

路被封拦了,铁道生了锈迹,布了厚灰。
踌躇颇久,作罢,
安沉的新春里
莫非仅是不能登高取景而寒意横生吗
不是的,
其实你早已看到
躯干无枝,枝杆无桠
人们身旁那几棵樟树早就在这新春里死寂了。

2016.2.17

今夜刮来的风,
跟白云山顶的夜晚一样寒冷,一样凌烈。恰是初初入冬的夜晚。起风了,便有了总总。
依稀的行走的人们便变成了赶路,
手或搓着 或搂着,
人们提起了领子 搂紧着衣服,
迫切寻找着建筑物。入室,躲风。
便有了确切让人安定内心已寻得慰藉的一幕,
热雾蒸腾 灯光橙暖 ,人们放下了围巾,
说道,老板,来碗牛肉面。
若在早年,我年幼的小学,
便是,弟弟,你要吃什么呀。来,快坐快坐。
我正搓手,凌晨,天未亮。

2015.12.16

瑶寨
以及一些所想

门前黄皮

越知事越及苦,从一个潦倒的背景开始。给你红色药片,你也不会要,你就是这样一个人了。